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大宝娱乐

大宝娱乐

大宝娱乐

不是女汉子不是美娇娘 法恒峰娱乐医李大宝是个帅姑娘

时间:2018-10-01 00:32:29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 

  焦俊艳在微博里经常自黑。她说:我只是把好玩、有特点的东西发上去,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我在黑自己?

  看多了“所有雄性都毫无理由爱上我”的白莲花,看多了“倾国倾城、开挂全能、智谋无双、横扫全剧”的玛丽苏,看多了“表面女汉子、精神上还是依附于男人”的“伪汉子”,这回,终于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女主人设。

  网剧《法医秦明》正在热播。女主角李大宝一言不合就掏泔水、抢先进下水道寻尸骨、面对腐尸面不改色;工作时专注认真,生活中乐天直率,是不依附于男主秦明的独立存在。在女汉子的外表下,她有一颗柔软细腻的内心。

  不是需要男人保护的美娇娘,也没有为了女汉子而女汉子。焦俊艳饰演的李大宝作为《法医秦明》三人组中唯一的鲜花,完全不输风头,乐观自然的人设,让她成为刑侦剧好感度最高的女主角之一。

  在原著小说中,大宝是抠脚糙汉;电视剧改编后,并没有用力过猛。李大宝做事机灵利落,性格爽快不矫情,作为警察局的颜值担当和吐槽担当,她在关键时刻总能为案情找到线索。刚报到时曾经为了救小男孩迟到,又因为身为女性法医,让高冷的秦明表露出种种不满,但她不卑不亢地面对秦明的冷嘲热讽,撂下一句“有什么活儿是男的能做、女的做不了的”?

  随后,她以对工作的专业态度,还有灵敏的嗅觉让秦明对她刮目相看。鼻子一闻她就能辨别味道成分,收获“人形警犬”的“标签式人设”。

  但难得的是,李大宝这个角色并没有走向完全的女汉子路线,她并不粗鲁,始终保留着女性特质:查案过程中,她遇到小朋友,耐心而又温柔,不让孩子留下阴影;碰上闹事的死者家属,她温柔地化解矛盾;相亲对象对法医的职业有偏见,她干净利落地将对方吓个够呛,但内心深处也受到了伤害。自信又乐观的她,在秦明提到“心理阴影”时,一脸灿烂,欢快地说:“我这个人就没有什么心理阴影!”

  一头小卷发,圆框眼镜,英伦风小西装,大宝一出场就是女版哈利·波特;她的交通工具是被她称为“迷你小吉普”的老年代步车。

  海报中,大宝掀起刘海,帅气值不比另外两位男主低。虽是男人装,她却有颗女人心———在收到秦明亲手做的连衣裙后,大宝兴冲冲、女人味十足地闪亮登场:粉色连衣裙,米色高跟鞋,头戴棕色长假发,结果被警察小哥吐槽:“宝哥,你是不是吃错药了?”

  一脸妖艳的大宝瞬间被打回原形,墨镜一摘、头发一撩、气场十足地一拍扶手,震退了“没品位”的小哥,虽然她自己也被气得咬牙切齿。

  《法医秦明》没有强行谈恋爱的剧情。没有爱情戏?不怕,观众们“互怼日常再给我来100集”的呼声,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  大宝的衣服因为查案被钩破,秦明强硬地要她换掉衣服再出门,还以不能给警察丢人为由,祭出“这是命令”的杀手锏。林涛摇摆身体做摊手状:“这是命令!”大宝也有样学样:“服从命令。”

  林涛打算撮合大宝和秦明,骗两人共进晚餐,还偷偷帮秦明订了花送给大宝。秦明眼疾手快把花截下,呆萌的大宝问秦明:“今天是你的生日吗?”秦明答:“是林涛的忌日”。秦明拿着花去找林涛算账,正当他把花还给林涛时,被大宝撞见了,大宝一脸“我懂”的表情,还冒出了一句经典台词:“Wonderful(弯的否)”以示祝福。

  她是《青云志》里的金瓶儿,也是《遇见王沥川》中的谢小秋,用她的话说,那样长发温婉、贴了双眼皮的角色,“和《法医秦明》里的大宝简直不是一个人演的。”

  南都记者问:“真的觉得自己不漂亮么?”她说:“小时候经常能听见别人说,挺有满足感的。上了电影学院之后,这句话就再也没听说过了,而且一消失就是好多年。”

  她说:“我觉得我难看这件事,关心我的人都知道,画这么好也没什么意义,多此一举吧。图片不怕啊,还有PS呢。”

  焦俊艳:就算我留长头发,身边的人也没觉得我温柔。长头发特别麻烦,剪短了洗起来也方便,节省时间每天能干点别的。留长发,刚开始认识的人可能会觉得我可爱温婉,认识久了就会觉得我的性格跟这个长发形象不是这么靠近,会有落差,会觉得我之前是不是在伪装,我就干脆剪了吧。

  焦俊艳:我有考虑过,因为很早的时候我就提出想剪短发,公司否定了我的想法,觉得不好接戏,不好做造型、很单一,找了一系列理由搪塞我。做出决定后,是会付出代价的,我的代价就是,刚开始人家不认可我的短发形象,说对不起,这个戏想找个长发的。这时候公司就会说,你看,多可惜。

  焦俊艳:不是,是《法医秦明》。谢小秋的时候,还有很多人说,她怎么这么显老?到《法医秦明》,我演了一个我认为跟漂亮不沾边的角色,结果被表扬漂亮。我拍那些女性角色的戏,长头发、温婉漂亮,大家都说我丑,现在演了一个男孩子气,卷发、戴眼镜、天天咋咋呼呼的角色,反而被人家说漂亮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焦俊艳:你知道反差最大的地方在哪儿么?在于金瓶儿贴了双眼皮胶。我的眼睛是内双,没什么施展空间,造型师天天给我贴双眼皮,贴了6个月,我的眼睛是被贴大的。

  焦俊艳:我难看这件事,关心我的人都知道。化这么好也没意义,多此一举。比较隆重的场合,我会化妆,但比较亲切的场合,像生日会和采访,我就素颜了。图片不怕啊,还有PS呢。

  焦俊艳:我没有故意黑自己,只是把平时生活中觉得好玩、有特点的东西发上去,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我在黑自己。

  焦俊艳:我已经来不及做偶像演员了。我的年纪可以做偶像演员时,我就开始演妈了。我出学校的第一部戏,就是演一个7岁孩子的妈,错失了做偶像最好的年纪。现在没法做偶像了,认清现实吧,好好演戏。

  焦俊艳:我觉得这是一种大家相处带来的美感,大宝也是这样。美不一定是通过长相获取的,美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,人格、性格等等,大宝也许不是长相上的美,大家只是把别的方面的美归结在长相上,但我看着还是很开心。因为大家对我这么喜爱,我截图都开始手下留情了。

  焦俊艳:乐观。生活中很多现状无法改变,乐观的人能调节好自己,保持健康向上的心态,会越来越好。

  焦俊艳:我本身有一部分,每个角色都是演员的八分之一,我也有消极的时候。我觉得乐观不是每天嘻嘻哈哈的傻乐呵,区别就在于对于问题的解决方式,是不是足够积极、健康。

  南都:有场戏,大宝问秦明:你的心理阴影是什么?秦明说,就是把你招进来了。大宝说:我这个人就没有什么心理阴影。你说这句话时,从表情到台词,都很阳光,特别打动人。

  焦俊艳:这场戏的词不是剧本上原有的,有些对话是我们走戏时碰撞出来的。拍那场戏之前,若昀(记者注:秦明扮演者)想加他那一句,我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,直到实拍,我突然就蹦出来这么一句。那是一种真实反应,我站在大宝的立场上回击秦明。

  焦俊艳:我不怕呀!拍之前,我们想近距离了解法医的工作,但他们的保密性很强,我们会看照片,听法医讲解器械怎么用,什么是减速伤,什么叫斗拳状,什么叫星芒状伤口。经过这些,我从心里不恐惧了,因为这就是他们的日常工作,他们也是人,也有从恐惧到慢慢接受的过程。我是演员,我也应该适应这样的工作。拍心脏戏时,我们要一直拿着猪心,很大一颗,血腥味儿很刺鼻,加上拍摄地很热,一拍就是一上午,血腥味会随着热气蒸腾到鼻子里,还是会有反应,我只要一想到法医面对的情况比我们糟糕更多,就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接受。

  焦俊艳:不爱。我和《遇见王沥川》的导演见面,导演上来就问“哭戏怎么样啊”,我挺紧张的,就想这部戏不是得挺惨的啊。

  焦俊艳:我很喜欢这个形象,恒峰娱乐特别可爱。我有次拍戏,每天出工收工的路途很远,我就出工时看一集,收工后看一集。

  南都:李大宝不是完全的女汉子,她洒脱、有男孩子气,也有小女生的一面。这是真实的你,还是表演中创造出来的?

  焦俊艳:我的心理和取向都很正常,我不认为一个正常女性非要演一个特别汉子、特别男性化的角色。大宝之所以穿成这样、这样跟人说话,是因为工作要求,她不能是娇滴滴的女生。这是工作,你不能成为别人的负担。但她始终是女生,法医经常会出现场,不太可能穿裙子。虽然秦明给她做了一条裙子,但她想改变其实是很难的,所以失败了。

  焦俊艳:路演时我要签很多海报,因为赶时间,签得比较快,写得连自己都看不太懂。后来有工作人员喊我“焦俊炮”,因为我把“艳”写得很像“炮”字,叫久了大家觉得这三个字绕口,就开始简称“炮哥”了,我也欣然接受了。我的绰号不少,上学时我110斤,挺胖,同学叫我“墩儿”;小时候我喜欢模仿仙侠剧,我爸就叫我“焦大侠”。叫我“焦姐”也可以,“小焦”“炮哥”也可以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返回首页返回首页